为何足球再也容不下坏孩子?

以前在足球场上,有不少坏孩子都能在职业生涯里取得较大的成就。

“小鸟”加林查嗜酒、好色,更因为醉驾害死了岳母、殴打老婆,却反被巴西人视为他们心目中的“球王”,而非大家想到的贝利。

舒斯特尔放荡不羁,在球员生涯与多位教练和队友不咬弦,包括名帅约普·德瓦尔、鲁梅尼格及布莱特纳,更因为要挟德国足协支付巨额酬金才参加1986年世界杯,让他最后无法入选。1981年5月,代表西德的舒斯特尔在对阵巴西的比赛后,拒绝接受队友汉西·穆勒的生日会邀请。当媒体问到为何他选择提前返回巴萨而没有和其国家队队友到穆勒家庆祝生日时,那时才21岁的舒斯特尔轻蔑地说:“我不喜欢汉西·穆勒。”。

舒斯特尔曾经不顾世俗眼光,从巴萨转会皇马,再从皇马转会同城宿敌马德里竞技,曾引来不少争议与热议。但舒斯特尔偏偏却是极具天赋的足球员。

荷兰球王克鲁伊夫一天抽一包香烟,据说在阿贾克斯因为不获队友欢迎而使得队长地位被取代,便立刻私下通知巴萨要求加盟。随后他也和教练、队友关系不好,甚至搞小圈子。他与同乡的范加尔也有一段小故事:当年克鲁伊夫邀请范加尔到他家晚餐,范加尔拒绝了一次之后两人关系从此交恶。

论天赋,马拉多纳是足球史上的顶级球员之一。但是在场内场外,他的言行极具争议性。除了1986年世界杯对英格兰的“上帝之手”,1991年他在那不勒斯被查出服用可卡因,被禁赛15个月,震惊了足坛。1994年世界杯,马拉多纳在小组赛对阵希腊的比赛进球后振臂高呼。当世人以为“球王”再度降临的时候,赛后马拉多纳便被揭发服用了禁药麻黄硷,再被判罚停赛15个月。

到了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这是坏孩子充斥的奔放年代:英格兰极具足球天赋的天之骄子加斯科因横空出世;与前辈加林查同样私生活不检点的罗马里奥,成为巴西当家前锋;与队友斯特伦茨老婆偷情、在世界杯向镜头竖中指的埃芬博格;老特拉福“国王”坎通那向水晶宫球迷施展功夫脚,但即便他再坏,也无损曼联球迷对他的喜爱。

00年代的足坛坏孩子:由阿德里亚诺、乔·巴顿、卡萨诺、迪卡尼奥以及巴洛特利等,成就与上一辈不可同日而语,而且,他们顶多场外出位,场上还算是兢兢业业,也尚不至于纲纪废驰。

苏亚雷斯咬人、迭戈·科斯塔小动作多、伊布语气傲慢(强势),但他们对比赛的态度也是专业的,更有说他们3人在球场外是都大好人,只是他们个性比较强烈,不能用“坏孩子”去标签他们。

在这个年头,在足球的世界里,已经找不到坏孩子的身影。足坛是否不再出产坏孩子了?其实也不是。但是,上一代那些天赋绝伦,但性格喜怒无常、比赛态度不专业的性格巨星,早已绝迹。我相信与两个原因有关:

1)比赛对球员的身体对抗性、速度和体力的要求大幅提高,足坛也许不能容下过分放纵,不勤加训练和健身的天才球员。足球运动的战术要求越来越高,追求整体配合,也不能像从前一样过分依赖天赋,过分依赖个人能力;

2)广告商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投放在球员的钱越来越多,他们对赞助的球员在场外的言行要求也越来越高。

像加林查这样私生活不检点的球员,也能成为巨星?在这年代很难了。我们现在看到那些抽烟,不洁身自好丶爱流连夜店的,只有早熟早残,如凯文·博阿滕,他的发展仍不算顺利,而且荆棘满途。巴洛特利也一样。从前,他们有出众的天赋便不一定需要专业的态度,现在,态度已经主宰一切,现代足球也许容不下那些“坏孩子”了。

本文作者:大渣足球思维

a b